优步计划2023推空中打车服务 华尔街投行收益百倍

发布时间:2019-06-08 09:31:58
 
  作为今年最受关注的重磅IPO,优步(Uber)出师不利。   当地时间5月10日,超级“独角兽”优步在美国纳斯达克交易所IPO上市,市场首秀以令人失望的“破发”结束。优步上市首日收报41.57美元/股,较45美元/股的发行价下跌7.62%,市值跌破700亿美元。   优步以81亿美元的筹资额、逾800亿美元的估值,成为美股今年以来最大规模的IPO,也是自2014年阿里巴巴上市以来美股规模最大的IPO。   分析人士表示,优步上市没赶上好时机,时间节点略显尴尬。一方面,最近大市波动加剧,投资者观望情绪浓厚;另一方面,对标公司来福车(Lyft)上市后一直深陷破发泥潭不能自拔,投资者对网约车未来发展前景产生质疑,很容易让优步受到牵连。   为了降低破发概率,优步在确定IPO发行价时,已经采取了相对保守的定价策略,将发行价设置在44-50美元招股区间的低端。总估值虽高达800多亿美元,但较早些时候华尔街预估的1200亿美元估值已有很大程度缩水。   随着优步上市,中证君(ID:xhszzb)注意到几组有意思的数据:   此次IPO承销商之一、华尔街投行高盛作为优步的早期投资者,以500万美元撬动了数亿美元的回报;   软银为优步最大股东,招股书显示其持股比例为16.3%,有分析称,优步上市后软银回报可观,软银将如何利用增量资金、影响全球科技格局值得关注;   被踢出局的公司创始人之一、前任CEO Travis Kalanick持股比例为8.6%,而现任CEO Dara Khosrowshah持股不足1%,令人印象深刻。   网约车界“斜杠青年”的野心   虽然核心业务是网约车,但优步似乎不想止步于此。   优步官网的主打口号是“城市交通的未来”。据其官网介绍,公司除了提供在线打车的“共享出行”服务外,还能提供“优食”订餐配送(Uber Eats)、货运(Uber Freight)、健康专车(Uber Health)等服务,并在美国部分地区提供共享电动车服务(Uber Bike)。   这些都是已经落地的场景。在未来场景的创建上,优步已经在大力布局自动驾驶领域的投研,甚至推出优步天空计划(Uber Air),即在不久的未来通过推出规模化的空中打车服务,解决城市拥堵问题。按照公司现有计划,这项服务拟在2023年面世,最早的试点城市包括美国达拉斯和洛杉矶,小型电动直升机将是该服务的主要运载工具。   优步空中打车服务概念图   来源:Uber官网   不会无人驾驶的外卖公司不是好网约车。即便未来愿景业务还未成型,但以目前已运营的业务来看,优步已俨然成为网约车界的“斜杠青年”。   华尔街人士分析称,优步越来越多地将业务触角伸向与交通相关的不同领域,目的是成为这些领域的颠覆者,并最终通过垄断获利。   目前,优步已经成为了一家全球性共享出行巨头。据其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的招股书,截至2018年12月31日,优步已经在全球六大洲、63个国家、700多个城市开展业务,日均订单量达1400万次。   2016年至2018年间,优步服务平台的月活用户数量呈现出逐季增长之势,从2016年第一季度的1900万增长至2018年第四季度的9100万。优步认为,公司业务涉及的63个国家总人口超过40亿,9100万的活跃用户数仅占到2%,渗透率较低,未来增长空间很大。   “烧钱”仍在继续   优步在交通出行方面构建的宏大愿景,以及拓展业务范围和覆盖区域的勃勃野心,让公司的运营支出不断水涨船高。换句话说,优步大规模的业务和地域扩张,是通过大规模的“烧钱”换来的。   招股书显示,归属优步公司的净利润2018年为9.97亿美元,实现了同比扭亏为盈,但分析人士表示,这并不意味着优步是真正盈利的,因为该盈利很大程度上是受益于其出售东南亚Grab以及俄罗斯Yandex.Taxi、中国滴滴等非经常性项目的权益收益等;更值得投资者注意的是运营收入:2018年,优步的运营亏损(主营业务亏损)为30.33亿美元,2017年和2016年分别为40.80亿美元和30.23亿美元,仍处于连续巨亏状态。   营收增速放缓也是投资者的担忧之一。2016年至2018年间,优步营收分别为38.45亿美元、79.32亿美元和112.7亿美元,年复合增速超过70%;但拆分来看却让人信心骤降:2016年至2017年,营收增长翻番,而2017年至2018年,营收增幅降至40%左右。   从其营收的业务构成和区域贡献来看,网约车共享出行服务占据着绝对性优势,北美地区是其营收的主要来源,集中度较高。   2017年至2018年间,优步的总订单量呈现逐季增长态势,优食外卖业务日益壮大,增长势头强劲;2018年外卖业务单元营收为14.6亿美元,同比增长近150%。但作为“营收主力担当”的网约车共享出行服务增长有所放缓。   不少华尔街分析师表示,基本别指望优步近两年实现盈利,真正盈利还似乎是遥遥无期。麻省理工学院(MIT)管理系教授Michael Cusumano表示,优步的营收放缓揭示了其商业模式的根本性弱点,认为优步靠双向补贴吸引用户的平台模式是“假平台模式”,并称优步越是扩张就烧钱越多。优步自己也在招股书中坦承,距离实现盈利还很遥远,“预计运营支出在可预见的未来将大幅增加,且可能无法实现盈利”。   上市前夕麻烦不断   如果市场环境不利是外部的逆风因素,那么优步自身麻烦不断则是损耗投资者信心的内因之一。   过去的数年间,优步经历的种种麻烦,给公司业务的可持续性和品牌声誉带来很大的风险。而且,在全球范围内,网约车的商业模式还处于监管的“灰色地带”,据报道,优步目前仍在接受美国司法部和其他一些国家相关监管机构对其业务合法性的调查,监管层面面临的不确定性仍然较大;此外,优步平台上的司机到底是独立承包商还是员工的问题也一直是争议的焦点。   近期,优步大手笔投资无人驾驶并希望借此替代人力司机来降低成本,此举导致美国、英国等多地网约车司机抗议。司机们认为,优步和来福车大力布局无人驾驶、减少司机收入,迎合了投资者但损害了他们的利益,对于他们来说“是不公平的”。   就在公司即将登陆纳斯达克前夕,优步和来福车司机在全球近多个城市遭遇了罢工示威游行,抗议薪资、福利等待遇问题。   正处于上市紧要关头的优步,很快“砸钱”平息了这场麻烦,表示已与大部分司机达成和解,和解花费在1.46亿美元-1.7亿美元左右,并表示给予其他形式的奖励和必要的安抚。   欢迎乘坐股市过山车   今年以来,美股市场掀起了一股独角兽上市旋风。在优步之前,“网约车第一股”来福车、图片分享社交平台Pinterest、视频会议云平台Zoom Video、“人造肉第一股” Beyond Meat均已登陆资本市场。   优步之后,还有一大波独角兽排队进场,比如大数据挖掘公司Palantir、职场聊天社交应用Slack、智能健身服务商Peloton、共享民宿巨头Airbnb、外卖配送公司Postmates、共享办公巨头Wework等知名企业,均已筹备或公开表示在今年上市。   从目前来看,新股表现分化较大,虽然多数个股初期表现喜人,但纷纷出现不同程度回调,除了Zoom Video大体上维持着升势外,其他个股均波动较大。市场人士认为,新股上市后的一段时间内,多数会经历股价的上蹿下跳。优步上市后大概率也会开启一段起起伏伏的旅程。   同为共享出行巨头,市场很容易将优步和来福车作对比,但优步表现不优,来福车也没有带来“福气”。来福车的表现更让投资者和对标企业倒吸一口冷气。   日前,来福车公布了今年的一季报,也是其上市后的首份成绩单。总体来看,数据难言理想:营收为7.76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3.97亿美元增长95%;净亏损为11.38亿美元,较上年同期2.34亿美元的净亏损扩大386%,忧大于喜。市场研究机构IHS Markit数据显示,近期来福车公司股票空头仓位急剧上升,其股价承受巨大压力。上市仅一个多月,来福车已较72美元的发行价下跌30%,市值也由上市之初逾200亿美元跌至目前不到150亿美元。   有分析称,虽然来福车的表现对优步有参考意义,但二者的体量、市场份额和业务模式等均有很大差别。在美国主战场,优步份额占据绝对优势,明显碾压来福车;与来福车专注于共享出行领域相比,优步的业务更具包容性,潜力也更大一些。   优步也上市了,滴滴还有几道坎?